?
湖南法官被杀案嫌犯妹妹:春梅姐这个事我们都很痛心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21-06-24    

  1月12日早上6点,天蒙蒙亮,一位身穿保洁制服、戴着太阳帽的女人走进中南大学铁道学院附近的一家粉店。她手里提着一个桶,向周老板要了一碗木耳肉丝粉。

  周老板给她做了一碗粉,没有和她搭话。吃了几口之后,客人走出店门,与一名年长些的保洁员聊天。电话铃响起,她接起电话离开。这是老周最后一次见她。

  一个多小时后,7点30分,住在附近小区的湖南高院法官周春梅被人在小区地下车库中杀害。涉嫌杀她的就是刚才这个粉店的这名客人。

  事后,周老板对九派新闻记者回忆起这个女客户。老周回忆,在周春梅被杀害的前几天,每天早上6点,都会出现一个只吃带肉粉面的小区保洁员。

  他记得这个保洁员,是因为她最近三天,每天早上六点多就会走进来吃粉。他的店很小,很早就来吃粉的不太多,但每次都要一碗带肉的粉的清洁工就更不多见。

  这让开店颇久的老周感到无比诧异,自己印象中小区保洁员的早餐从不会下馆子解决,“而且她只吃贵的,带肉的。”

  在老周店里,一碗粉面从7元到12元不等,带肉的粉面通常在12元左右,“我知道保洁工资都低,她们从不会在外面吃。”

  一名保洁员在接受九派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自己一月工资2000元,每天早上7点上班,下午5点下班,一日三餐都在家里解决,从不在外面吃饭。

  后来有保安告诉老周这是小区新来的保洁员。在人来人往的小店里,老周记住了她三天里点的粉面——1月10日,点了一碗红烧牛肚粉;1月11日,一碗木耳肉丝粉;1月12日,她在这里吃的最后一碗粉,也是一碗木耳肉丝粉。

  女食客走出粉店后大概一个小时,正在店里忙碌的老周看到隔壁商店的老板朝自己跑来。彼时的老周才知道,在自家吃了几天带肉粉面的保洁员刚刚杀了人。

  事后,老周觉得这个女食客“可能心事重重”。“她没有吃完。其实今天我已经少放了点粉,因为昨天她就没吃完”,老周说。

  多家媒体报道称,涉嫌杀害周春梅的是她的同乡向慧。向慧于案发当日被警方刑事拘留。据警方通报显示,向慧因事向法院提起诉讼,请周春梅为其打招呼被拒而心生怨恨,行凶报复。

  1月12日,周春梅家属告诉九派新闻记者,向慧是使用刀具将周春梅杀害,现场有大片血迹,“只知道颈部被刺,现场没有装摄像头。”

  这天距离向慧入职物业做保洁员仅5天。向慧与周春梅从初中到大学都是同学,彼此很熟悉。周春梅家属认为,要是向慧起了杀心,周春梅防不胜防。

  对于如何将向慧招聘为保洁,是否有签署合同,该小区所属物业公司一名负责人在接受九派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要以警方通报为准,其他不好说。给向慧的月薪肯定比长沙(保洁员)平均水平高一点。”

  没有人会相信一个保洁员会杀了业主;也没有人相信,这个保洁员是湘潭大学机械专业毕业,拥有一级造价工程师证,曾在上市国企湘邮科技工作18年,拿过三项国家专利,也曾棍击公司领导、被行政拘留10天。

  2000年8月,向慧入职湘邮科技。向婕回忆,向慧开始在岳阳公司工作,后来被调至长沙公司。2012年12月10日,向慧与单位续订劳动合同,拿到了一份无固定期限合同。

  在一段时间里,向慧被从研发岗位调至专利部门,香港六合三怪但并不开心。向婕表示,向慧有一级造价工程师证,做专利完全是大材小用。

  2017年,向慧的工资定级为5级,定岗定薪标准为78000元;2018年,向慧的定岗定薪标准为84000元。

  2019年3月11日9点,向慧因对公司岗位调整不满,在公司办公楼6楼办公室内用擀面杖将公司副总祝建英的头部打伤。同日,向慧在被告公司的钉钉员工群、羽毛球群、瑜伽交流群发表了其对公司领导的负面评价。

  向婕回忆,向慧打人是因为公司不断将其降职,“她好像是得罪了公司里的人”。

  向婕不理解的是,向慧与祝的冲突,湘邮科技为什么没有内部调解,“为什么一定要抓人(拘留)”?

  对此,1月13日,祝建英对九派新闻记者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不愿再回忆此事,也不愿再回忆向慧。湘邮科技也未答复九派新闻记者的询问。

  2019年3月26日,向慧被释放的第二天,给湘邮科技领导发送邮件,请求请病假或者事假一个月。该公司领导告知向某须提交相关病例资料并提交请假条请公司领导审批,否则按旷工处理。

  当年4月,向慧与祝建英就打人事件达成和解协议书,并且支付了医药费及部分赔偿款。

  之后,湘邮科技要求与向慧解除劳动关系。根据庭审直播中向慧的庭审表述,其是因为被降低工资标准、被调整工作岗位不满,打人事后获得了单位领导的原谅,并获得了不解除劳动合同的承诺,可没想到,承诺的第二天就收到了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

  向慧又向长沙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仲裁委员会于2019年9月16日裁决:被告支付原告年休假工资5400多元,并对其他请求不予支持。向慧不服,遂到法院起诉,与原单位打起劳动官司。

  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在2019年12月30日作出一审判决,判决湘邮科技须支付对方工资43000余元及未休年假工资9400余元。

  向慧不服,提出上诉,要求湘邮科技支付工资65000余元,并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并补发工资、餐补、未休年假工资等。

  判决书中显示,向慧在“上诉请求”中称,向慧是家庭唯一的就业人口,由于长期遭受湘邮科技的不公正对待,向慧一直处于非正常的低收入水平,2013年还被纳入长沙市低收入家庭,2018年被纳入湘邮科技困难职工家庭,一旦失业,势必让家庭生活更加艰难。

  向婕不想看到姐姐这样,就提出让向慧离开长沙来找自己,“她性格好要强,太聪明,太认真了。我给她几万一个月她都不来的,太要强了。她就是想不开了。我给她钱她都不要,都退给我。”

  新京报报道称,向慧个性偏执,在与人交往方面存在障碍,加之其对公司的诸多怨愤,最终导致悲剧发生。

  一名向慧的前同事告诉记者,“只知道平时上下班她都是独来独往,一个人回家。”

  据澎湃新闻报道,一审判决后、二审判决前,也就是2020年初,向慧就已经多次找过周春梅,公式杀肖法。希望能打招呼,但被周春梅拒绝了。

  向婕觉得,向慧不应该因为这件事就去责怪周春梅:“春梅姐有她的组织纪律,她没办法,这是工作性质决定的。”

  向婕用“大山里飞出的两只最绚丽的凤凰”来形容来自湘西龙山县的周春梅与向慧,这场悲剧也使得这两只凤凰陨落。